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美女憋尿失禁的长篇故事 女生被虐穿泳衣憋尿 打赌输了用棉花堵住憋尿

  篇一:美女憋尿失禁的长篇故事 女生被虐穿泳衣憋尿 打赌输了用棉花堵住憋尿

  从地铁里走出来,我的高跟鞋在拥挤的街道上“嗒嗒”地响着,这声音淹没在嘈杂的人群中,只有我自己听得一清二楚。猛一抬头,竟撞见空中这久违的湛蓝色,我舒舒服服地享受着空气中的清新,各色的树叶悠然舞入眼帘,最亮眼的却是那一抹红。

  刚走进律所,前台的姑娘就对笑起来,连忙夸我:“您今天的气色可真好!”我摸了摸自己的脸,心里骂着:昨晚熬夜加班两点多才睡,早上六点就起床赶地铁,这丫头片子今天嘴真是抹了蜜啊。

  不单是她,一个个见我的人都笑着跟我打招呼,我平时跟人的关系都不冷不热的,大家这是怎么了?连我们所的大崔主任见我都笑盈盈的,这老狐狸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

  助理小木更是面若桃花地咧着嘴迎接我,看我一脸狐疑,他连忙解释:“我早上收了个快递,还够沉的,打开一看,竟然是喜糖还有喜帖,喜糖给大家分了,顺便给大家讲了讲您的‘英雄故事’。

  “你小子别给我整事儿就行,谁要结婚啊,还给我寄喜糖?”我包了一颗糖放在嘴里,这糖却甜的有些腻歪,真想吐了。“一年前来离婚的邱姑娘邱若水,您有印象吗?”我吓得把整块糖都吞进了肚子里,“她这么快就结婚了?”“没想到吧?当时她被婆婆折磨得半死,要不是您拔刀相助,她也不能迎来美好新生活啊?”我使劲白了他一眼,鱼浪,我这助理当律师真白瞎了,他应该当演员。

  “若水”姑娘走进来的时候,我瞬间明白了什么叫“纸片人”。她瘦小得有些干瘪,身体好像没有发育的小女孩,即使穿着很贴身的长裙,也看不出她的曲线。我冲她职业性地笑笑,对她说:“请坐吧,你想喝点什么?”

  她好像被我职业性的假笑吓住了,怯怯地一惊,连忙摆摆手,嘴里小声嘟哝着:“不,不……”我被女孩这举动逗笑了,我一边吩咐助理小木去倒两杯咖啡,一边接过他给我的当事人案情介绍。

  一想起两年前的那场离婚官司,我始终心有余悸,决心不再接什么离婚案。昨天快下班了,助理小木突然到我周围来转悠,又要替我加班,又要给我捶背的,我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事儿。我看他终于也演够了,就眯着眼睛对他说:“行了,你这黄鼠狼来给鸡拜年,有啥事儿,说吧?”

  他终于收起了那谄媚的样儿,缓缓地说:“老大,我最近新交了个女朋友。”“嗯,知道了。刚交三个月。”我对于小木这种三天两头换女朋友的小子已经习惯了,谈个恋爱投入起来可真要死要活,但火热不了多久,就失去了新鲜感。他常挂在嘴边的台词:“爱情的保质期只有三个月。”

  我懒得听他的“恋爱史”,一边不耐烦地催他,一边翻起了手边的案卷材料。“我还是真喜欢这女孩。”“嗯,继续吧。”我连头也懒得抬,真不知道这小子的葫芦里面装的什么药。“可这女孩对我好像一般。”“嗯,然后呢?”我手上一堆的案子没处理,真是强忍着不发火。

  “为了这女孩,老大您得帮我一个忙!”“嗯,说吧。”“我女朋友有个表姐,就是她二姑远房表妹的亲侄女。”“嗯,挺近啊?”我讥笑着抬头瞅了他一眼,对他的忍耐到了尽头的时候,我就是这么对他笑的。

  他了解我的个性,趁我没有发怒之前,他赶紧结束这场谈话:“她遇了点难事儿,想让您帮帮忙。”“啥事儿,只要不是离婚就行。”“您放心,我知道您不接离婚案,这女孩一准儿不离婚。”“那就行,约一下吧,明天见了再说。”不知为什么,望着小木离开时过度兴奋的背影,我有种不祥的预感。

  “有什么需要我帮忙吗?”不知为什么,对着这样一个叫“若水”的女孩子,我忽然说起话来充满了温柔。“我想离婚!”这句话她说的相当坚定,我用眼睛使劲瞪着刚端咖啡进来的小木,他故意不抬头看我,估计怕我用眼神杀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