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图吧_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携号转网 三大电信运营商格局重塑?市场化竞争就此开启?

  近日,发生了一件大事。

  当然,我们大部分人都是毫不知情的,不过却切切实实关系到了每一个人的生活,那就是——携号转网。工信部和国资委发布通告,明令禁止电信企业限制老用户选择新套餐等行为,要求电信企业减少在售套餐数量,鼓励电信企业在部分地区开展“业务单价+使用折扣”阶梯定价资费试点,严禁限制老用户选择新套餐等行为。

  携号转网,已经越来越近了,也被视为国内三大电信运营商新一轮的格局重塑,是推动电信运营商市场竞争的终极王牌。

  但是我们要知道,它并不是一件什么新鲜事,从2006年被提出就一直吊着用户的胃口,它真的有如此美好吗?

  1

  电信运营商的垄断

  首先,我们要从19年前的那个春天讲起。

  2000年3月,浙江杭州出现了一出闹剧。这一年,浙江大学的107位教授联名致信政府和媒体,对电信公司的一项收费制度提出了投诉。

  事件的起因很简单,这些教授认为电信局在乱收费。长期以来,有很多打通但没人接听的电话,都是响了几声之后就自己挂断的,却被电信局收了费,也就是说,只要振铃了就收取费用。这些教授们希望,对于这些不明不白多付的钱,电信局必须给一个明确的说法。

  107位教授显然是有备而来,他们提供了厚厚一叠话费清单,在一张共有50次长途通话记录的清单上,短于30秒的通话情况共出现5次,还有一页明细单,23个电话中“超短时长话”出现了10次,这些细心的教授们还专门做了一个测试,他们多次拨打了“振铃”但其实并未接通的长途电话,结果在电信局打印的长话明细单上都被收了费。

  这相当于什么?

  在当时,杭州有200多万电话用户,如果每一台电话打一次这种没有接听的长途电话,那么被收取了被收取的振铃费便达120万元,一年就是1000多万元,实际上每年遇到的这种情况显然不只是一次,电信局依靠这种概念模糊的振铃费,每年攥取大量的收入。

  针对此时,杭州电信局跟12名教授代表进行了一次对话,他们的说辞比较委婉,解释道:“造成这种现象的,有可能是对方线路上有传真机、录音电话、服务器等,也可能是对方手滑,电话刚拿起就掉了,杭州电信没有任何责任。”

  教授们很惊讶,他们中有计算机专家,有自动控制专家,也有通信系统专家,从技术层面上来说,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可以有很多,但是“手滑”这种结论,很明显是在蔑视他们的智商。

  与此同时,电信的另一种收费制度也遭到了质疑,根据当时电信的收费规定,消费者拨打电话,不足3分钟的都要按照3分钟来缴费,有人计算了一下,电信公司每年从这一项费用里,就能多收266亿元费用。这一数字有多大呢?贵州省会贵阳市1999年的GDP是265亿元,长沙的GDP是580亿,西安是570亿。

  实际上,这一数字只是冰山一角,高昂的固话初装费、价格奇高的长途通话费……根据中国电信1999年的财报,实现收入2295亿元,年度增长25%!

  是什么原因,让中国电信如此暴利?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垄断。

  垄断带来的收益让整个电信局成了一块香饽饽,就像是一个高效率的印钞机,它挥舞着大棒,霸道而无礼的宣告它的统治地位,广大消费者们只能眼睁睁看着而不能反抗,甚至得不到一点解释。

  强大的舆论压力汹涌而至,电信部门迫不得已决定召开一次资费听证会,为此中央电视台还大张旗鼓地进行了专门的拍摄播出,在媒体紧追不休的提问下,电信官员不耐烦的回答一句:

  “实在没精力向大家解释调整详情”。

  就这样,对中国电信野蛮盘剥的控诉,在引起一阵轩然大波后,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而在移动电话上,中国移动中国联通两大运营商的移动通信费也一直居高不下,1分钟0.5元、1分钟1元的现象比比皆是。

  2004年,中国固定电话和移动电话总数突破5亿多用户,电信企业仅“月租费”一项,一年就轻松获利超过2000亿元,多年以来的固话、移动电话“月租费”相加之和,应有5万亿元之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