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热线-世界的深圳,我们的热线.

维密破产、大牌关店 女性摧毁性感内衣

【维密破产大牌关店 女性摧毁性感内衣】此前热播的《二十不惑》里,“国民闺女”关晓彤诠释的角色表现不俗,敢爱敢恨、活出自己。现实生活中,关晓彤的另一个角色,是内衣品牌都市丽人(02298.HK)的代言人。2019年,都市丽人主动换掉上一代性感女神林志玲,找来关晓彤代言,但关晓彤的宣传照片上,连内衣的影子都看不见。(时代周报)


  此前热播的《二十不惑》里,“国民闺女”关晓彤诠释的角色表现不俗,敢爱敢恨、活出自己。

  现实生活中,关晓彤的另一个角色,是内衣品牌都市丽人(02298.HK)的代言人。2019年,都市丽人主动换掉上一代性感女神林志玲,找来关晓彤代言,但关晓彤的宣传照片上,连内衣的影子都看不见。

  这在当时还成为“槽点”之一,但时至今年,吐槽的声量愈发小了。而传统意义下的“性感”也日渐落寞。

  今年5月,以“性感尤物”为标签的国际知名内衣品牌维密英国宣布破产。母公司将永久关闭250家门店,一个月后,维密英国进入破产清算阶段。同时,那个有着完美身材的维密天使秀不会再举办了。

  国内传统内衣品牌的日子同样不好过。

  内衣第一股都市丽人(02298)关店千家、安莉芳(01388)2019年业绩大幅下滑、汇洁股份陷入滞胀、就连正在冲刺IPO的爱慕股份业绩也出现增收不增利现象。

  7月6日,都市丽人创始人郑耀南在媒体沟通会上向包含时代周报在内的媒体坦言:“当我们定位了性感与时尚之后,发现它不再是我们最核心的消费人群,在市场的销售过程中,有时候需要打折才能卖掉。”

  值得玩味的是,大部分曾经风光无限的传统内衣品牌背后,都由男性一手创建。一些品牌甚至直接对外宣传“比女人更懂女人 ”的营销口号。

  部分男性创始人在步入内衣领域前所从事的行业,甚至和女性内衣毫不沾边。

  例如,保安出身的都市丽人创始人郑耀南、大学老师转行的爱慕股份创始人张荣明。

  早在10年前,张荣明曾向媒体坦言:“那时候很遗憾,我对女性内衣的概念一无所知,虽然已经结婚了,但是从没留意太太穿什么样的内衣。”

  “男性创始人很难体会到女性消费者切身感受,更多的是直接站在男性视角去定义产品,或是只单纯关注业绩。”7月18日,从事内衣生意近20年的何先生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这也就不难理解,内衣行业正在变天,但传统品牌显然未能跟上市场消费趋势。洗牌正悄然开始。

  始于解放,逐渐性感

  起初的内衣还不能称之为内衣,仅仅是强行勒出身形达到腰瘦臀肥既视感的紧身胸衣。

  百年前,在强调视觉美的西方,女性为了服务观赏性,穿上了上下宽中间窄宛如漏斗形状的胸衣,再配上蓬松长裙,成了男性眼中美的化身。据说它是用鲸骨或金属丝构制而成,尺寸最小的胸衣腰围最细处仅有16英尺(约41厘米),女孩们想要穿进这套胸衣需要硬塞。

  强行扭曲身形造成呼吸困难、内脏器官移位、骨骼变形,让女性备受煎熬。在电影《加勒比海盗》中,女主角因胸衣过紧晕倒后差点掉落大海。

  到了一战时期,女性纷纷捐赠胸衣上的金属用于军用,终于迎来了胸部自由。

  1922年,一位女裁缝和她的丈夫设计出与胸衣完全不同的内衣样式。内衣贴合胸部流露出自然线条,并且在胸部下方有一条绷带,起到支撑胸部的作用。这是内衣行业变革的里程碑,摆脱束缚的内衣很快成了高销量大热产品。

  但内衣解放了女性被外物束缚的压迫感,却解放不了以男性主导的主观审美。

  在行业早期宣传广告中,就已经充斥着只穿内衣的半裸女人海报,似乎在传递“用性感征服”的信号。

  其中,一幅女人扮演斗牛士的海报中,只穿内衣的女模特挥动着斗牛红布,海报文案写着“I dreamed I droved them wild”。在外界看来,“them”暗指男性。

  维密更是直接将性感搬到台前。1999年美国超级碗比赛中场休息的时候,维密模特来了一场T台走秀,轰动全场一战成名。